www.huanbui.com > 俴珛郔湮腔粗き厙

俴珛郔湮腔粗き厙

何亮亮日前,香港特區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兩名「泛民」議員前往美國訪問。陳太獲得美國副總統彭斯「簡短會見」,還在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說,稱美國一旦取消《香港政策法》中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即使美方一開始只取消部分特殊對待,也足以對香港經濟及國際地位造成打擊。過氣政客陳太和兩名現任議員到華盛頓,要求美國官方干預香港特區事務,其值得關注之處有三。首先是美國官方利用香港的「一國兩制」地位和反對派政客,污名化「一國兩制」,影響香港的輿情,已經是常態。但是,美國官方往往是在認為對自己有利或需要的時候,才採取這種行動,以達到特定的目的。由於香港至今沒有國家安全的法律,是國家安全方面的「自由港」,香港的反對派政客可以在美國的策動下肆無忌憚地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動而不會受到懲罰,而他們通常的借口卻是「中國政府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其次是《香港政策法》。這是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國內法,承認香港為獨立關稅區。二十多年來,美國國務院每年或每隔一兩年,會向國會提交《香港政策法》的報告。去年,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出,美國政府應該重新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之地位與政策,以及限制美國潛在軍用高科技產品出口到香港。顯而易見,這是美國國會的一種策略,試圖以此要挾中國政府作出讓步,否則美國可能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美國政府並沒有採納這一建議,因為白宮的決策是通過與中國政府談判解決貿易糾紛,這一談判已經接近完成,美國政府更不會因此動用這一手段,但是未來美國在需要的時候,仍然有可能使用這一手段,以此動搖香港的人心。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是由《基本法》規定的,是中國政府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組成部分,並非美國或其他國家的恩賜。獨立關稅區為香港的經濟繁榮創造了條件,也為在香港的外資提供保障,相信美國政府和美資企業對此非常清楚。由時間點來看,三名香港反對派政客訪問華盛頓的時間,正好是美國國務院公佈《香港政策法案報告》的日子(3月22日),這份報告確認維持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但又指稱中國政府的個別行為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可見美國政府既定政策是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是有時要敲打一下中國。第三,如果美國不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將香港對美出口與美對香港出口,與中國內地同樣看待,會產生什麼後果?香港對美出口,只佔香港出口總額的8%,如果這部分全部被美國徵稅,對香港整體出口有影響,但不是毀滅性的打擊。另一方面,美國對港貿易的順差,每年高達三百多億美元,如果按照特朗普總統對於貿易順差的理解,可以說美國每年從香港「偷走了大量財富」,美國為什麼要斷自己的財路?明乎此,香港的反對派政客乞求美國考慮撤銷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只能是自曝其醜,而美國只是利用他們騷擾中國。(本文轉載《環球時報》,作者是鳳凰衛視評論員。)香港文匯報訊(記者蕭景源、鄧偉明)海關過去一連五日在全港展開針對售賣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行動,共搗破兩個分銷懷疑冒牌化妝品和護膚品的供應商及7間零售店舖,共檢獲約6,400件仿真度極高的日韓熱賣品牌,包括化妝水、面霜、保濕亶矰峔壁膍鑑G,總值約59萬元;12名男女涉案扣查。被捕7男5女(23歲至46歲)包括5名公司董事、1名店東及6名店員,涉嫌觸犯《商品說明條例》中,「任何人銷售或為售賣用途而管有冒牌物品」罪名,全部暫准保釋候查。據悉,檢獲的懷疑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為韓國及日本熱賣品牌,包括化妝水、面霜、保濕亶矰峔壁膍鑑G,仿真度甚高,真假貨品包裝外觀僅有少許差異(見表);涉案店舖分別以真假貨品混合的「魚目混珠」手法出售,冒牌貨售價由16元至340元不等,較正貨價便宜40%至80%,以吸引市民購買。海關已抽取冒牌貨品樣本交政府化驗所檢測成分,以確定是否含有對人體有害的物質。搗兩供應商拘12人香港海關版權及商標一般調查組指揮官譚佩英表示,早前海關在例行巡邏及接獲商標持有人舉報,發現市面有店舖懷疑出售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海關經深入調查,由上周三至本周日(10日至14日)採取行動,突擊搜查銅鑼灣、油麻地及上水區共6間藥房、藥妝店及化妝品零售專門店,共拘捕9名男女;行動中共檢獲約1,400件懷疑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總值約13萬元。關員經進一步調查,再搗破兩個分銷懷疑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的供應商,其中一個供應商在上水有一間零售店及元朗有一個儲存倉庫,另一個供應商則在粉嶺有兩個儲存倉庫;行動中,關員再檢獲約5,000件懷疑冒牌化妝品及護膚品,總值約46萬元,拘捕兩名董事及1名店員。海關初步估計,流出市面的冒牌貨數量不多,由於涉案店舖集中遊客區,不排除目標以遊客為主,但相信亦有本地市民「中招」,正追查冒牌貨品的來源及背後是否有集團操控,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譚佩英提醒,市民購買化妝品及護膚品應光顧信譽良好店舖,如有懷疑可向商標持有人查詢;另店舖在採購貨品時亦要謹慎,以免誤觸法網。作者:伊塔羅.卡爾維諾譯者:倪安宇出版:時報文化等待已久,由意大利艾伊瑙迪出版社(Einaudi)全新整理的這本故事集,收錄卡爾維諾於1945-1949年間陸續發表在報刊、膾炙人口的大量作品。在全面走向寓言、抽象的虛構故事之前,這批仍保有「新寫實」風格的故事,大量現實生活取材,從童年世界、戰爭童話、戰後生活到純粹趣味故事,類型丕變、題材多樣,短短幾年間圈粉無數。二次大戰後,戰敗的意大利百廢待興,卡爾維諾用故事暴露社會現實,手法幽默諷刺,再現小人物的瘋狂與浪漫,卻不時流露滿懷理想與熱情,不禁讓人遙想俄國作家果戈里筆下的某種悲愴感。桲蜓ь崠冪岆賤溫濂昹控珧桵濂菴媼軝勦359藏718芶2茠6蟀腔珨埜ㄛ婓賤溫桵淰腔Л輿粟迾笢嬝侚珨汜﹝俴珛郔湮腔粗き厙奻圉爛ㄛ姘傑淜陔崝憩珛737勀芄疤窸圮孩篫膨糔恄騊67%﹝栦婬夔瓜檄悵為捔穔ぐ姜讔侀赽栦淏祔ㄛ甜猁⑴坻蔚懂輷曀控齮盃鷅儩換芊迭倨-‾穔ゞ珍覦覂綻濂迵嫘湮福痤鼯蒶時醛憌銜〦黤警さ滹疥藍脂饕蒮饇棞桸騷鵃炸蒢賺佸鮵福皒屪斛吨腔陓癩﹝§9堎20掁牯媮狟湛賸軞馴韜鍔﹝郭中行資深評論員反修例風波,已經造成社會嚴重撕裂,人與人之間因為政見不同而互相攻訐,甚至家人也成為極端青年批鬥對象,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對社會負責任的個人及企業,都應該推動社會盡早平息風波恢復正常,不要讓社會陷入無止境的對立和撕裂。然而,一些企業不但沒有協助紓緩對立,反而不斷火上加油,抽政治油水,為極端分子打氣鼓勁,配合他們的批鬥及政治鬥爭。這些企業為了博取一些極端分子的掌聲,博得反對派喉舌和打手的叫好,不惜利用旗下商品助長批鬥歪風,將政治引入商業,這不但顯示這些企業缺乏社會責任,更引起社會更大不滿和抵制,其助長歪風的所為,實際上是自毀商譽為自己企業倒米。日前寶礦力水特香港官方專頁在facebook對客戶查詢作出的回應,聲稱鑑於目前社會情況,該公司於上周已決定抽起並取消所有在無邦q視(TVB)平台上的廣告,隨即被激進網民「讚揚」,形容是「良心企業」;快餐連鎖店必勝客、美國信諾環球保險等商戶亦被指「跟風」,聲稱不再在TVB落廣告云云。同時,也有一些企業借當前的政治風波抽水,包括香港吉野家藉仇警情緒製作「抽水」廣告;迪士尼則默許激進網民侵權使用其「反斗奇兵4」預告片,配上粗言穢語及政治鼓吹內容,以進一步煽動社會仇警和仇恨政府的情緒。陷入政治風眼自損品牌價值這些企業的出位表現,可能是出於兩個原因:一是可能其高層同樣屬於極端分子,同樣認同社會上的批鬥風氣,認同「仇警」等極端思維,與極端分子想法一致,於是公器私用,利用旗下的產品配合炒作這些極端歪風。二是出於政治營銷心理,利用現在的政治狂熱,通過向極端分子、反對派支持者投其所好,藉此爭取這些客源,是一種政治化、劣質的營銷手段。不論這些企業出於哪個目的,其行為不但不會為自身的品牌得到任何好處,反而令其企業處於政治風眼,將其品牌價值一鋪清袋。事實上,這些企業針對TVB的行動,本身就是非理性,不講事實,TVB作為傳媒機構,在這場風波中的報道基本上做到中立持平,但一百人心中,就有一百個哈姆雷特,任何傳媒的報道都不可能令所有人都滿意,但外界也應該尊重傳媒的編輯自主,怎能因為報道不合心意,就向商戶施壓抽廣告,甚至發起遊行公然威嚇傳媒,這就是反對派口中的民主嗎?對於這種歪理,本來外界不必理會,但現在寶礦力等機構竟然順從這種歪風,配合向傳媒施壓的行動,以抽廣告企圖迫使傳媒就範,行為橫蠻霸道,這樣的行為究竟是令品牌增光還是蒙羞呢?最可笑的是,寶礦力以為可以討好極端分子藉此刺激銷量,但結果其偏頗行為反而引發眾怒,遭到不少香港市民以及內地市場抵制,為了討好極端分子而失去更龐大的市場,放棄自身經營多年的品牌聲譽,這些企業高層究竟是腦子滲水,還是政治上腦呢?而寶礦力日本總公司鑑於外界不滿,隨即發表聲明道歉,這說明有關行為完全是香港方面搞事,陷總公司於不義,這樣的倒米高層任何企業都不會歡迎。縱容侵權反修例文宣動機可疑至於有激進網民日前將《反斗奇兵4》的預告片改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宣傳片,當中不但內容偏頗,更有大量粗口,對於如此侵犯版權,損害產品聲譽的行為,迪士尼至今卻沒有採取行動,也沒有譴責,變相是默許這種行動。請問香港迪士尼的不作為和縱容是他們自己意思還是總公司的指令?因此而導致產品價值和商譽的損失,又由誰人承擔?令人不解的是,一向重視版權的迪士尼公司,過去會因為小小的版權問題而訴諸法庭,但在這場反修例風波中,網民不斷拿迪士尼的動畫二次創作,侵權改圖,變成反修例文宣,迪士尼卻沒有半句回應,如此態度等同默許及縱容這股激進、暴力歪風。標榜快樂、善良、正直的迪士尼竟然成為極端分子的宣傳內容,所造成的損害將難以估量,為了抽政治水而令品牌蒙羞,值得嗎?這樣的管理層還應該留下嗎?涴珨傖憩摩笢測桶扂弊褪悝撮扲絞奀垀夔湛善腔陔阨すㄛ衄薯華湖ぢ賸閉撰湮弊腔瞄瞽剿睿瞄塚晥ㄛ枑詢賸扂弊腔弊暱華弇﹝婓僕睿弊腔妢聊奻濂よおお賤溫姘湮翻僥嘐陔汜淉些赬尌Ⅴ鮵捸飭漞鱉惆◎腔惆耋〞〞1949爛11堎ㄛ扂濂朓盻ン繚袚僻弊鏍絨濂紹窒﹝賤溫濂惆諦誧傷ㄛ參Ч弊襞睿Ч濂襞癱婓蠟腔忒陑ㄐ賤溫濂惆諦誧傷ㄛ笢弊濂岈換羸よ耦腔痄雄陔こ齪ㄐ漆壽軞扰陔恓楷晟侚蹇恅佽ㄛ恛俋籀撼渠虴茼厥哿珆珋,※溫奪督§蜊賂旮輹す齱5騛磑ˉ廱偷絲挬輮忝蚆玲鉾媯ㄛ衄虴枑淥賸庈部﹜わ珛腔啎ぶ睿陓陑﹝俴珛郔湮腔粗き厙菴ㄛ獄妗淉笥跦價﹝涴猾薊扰滲岆勤屾杅昹源弊模拸傷硌孮笢弊腔衄薯隙茼﹝猁竘絳侁夤諒斻樓Ч赻扂奪燴ㄛ蚰疑眕寞梒秶僅膘蕾迵硒俴峈笭萸腔赻旯膘扢ㄛ翩姻鵖鷞傱繉橠砠牲瘛馮乘羅傱瞨狠阪1棉げ域岈﹜蚚秶僅奪佽議﹌齉刵郅秶﹝孮帢鉏迤瑭孈奰鼱輮蚐靃洘ㄩ暮氪植馱陓窒鳳洃ㄛ2019爛1-6堎ㄛ姘婖摒俇馱講1966勀婥笭勣ㄛ肮掀崝酗%ㄛむ笢漆摒峈571勀党淏軞勣˙陔創諉摒盒隆等講1206勀婥笭勣ㄛ肮掀狟蔥%ㄛむ笢漆摒峈393勀党淏軞勣﹝昂膛山人香港在1960年代及之前那段時間,生活仍是相當簡單的,所以,往昔的鄉村婚嫁情況仍能保留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情況。但1960年代之後,香港情況可稱是一日千里,香港現代化在急劇地進展,所以,本山人特別寫這篇文章,作為懷念昔日香港農村的一些回憶。希望能引起各位對昔日香港農村之懷念。當迎親大隊返抵新郎哥本村之前大約一百公尺左右,領隊長老便再整理迎親大隊的陣容,一聲「起鼓」,麒麟隊(或獅隊)便一馬當先,在前開路,而村中眾人,在紅旗仔提示下,便集中在村前空地上,麒麟隊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一時的機會,乘機表演花式絕技一番,讓新郎哥及伴郎們有時間準備一切。當然炮仗聲是此起彼落,村中的樂隊也開始大鳴大奏。當新娘子的花轎抵達目的地時(事前由一些風水專家選定),新郎哥及伴郎們也須遵命站在指定位置。當麒麟隊表演一輪之後,才讓一些婦女「專家」(長輩為主),在轎門前做一些動作,然後才下令開啟轎門;在轎門之前,在適當時刻先放下一個大約直徑五尺的大籮蓋,因為新娘子是不准在地面上行走的,她一定要在這個籮蓋上面站立或緩步慢行,目的是讓在場賓客可以一看新娘子的花容、迎衣、身上佩戴及金器等,新娘子從籮蓋一端走至另一端時,又須待負責人將另一個籮蓋放在該籮蓋之旁,新娘子才能步過另一籮蓋之上;目的是不讓新娘子自己選擇如何急急腳走入主家屋內,其間,舞麒麟的隊員又可以搶荍丹b籮蓋之上,目的是讓新娘子要站在籮蓋上多一點時間好讓賓客們多些時間可以欣賞新娘子的風姿。長話短說,最後,新娘子到達新郎居所的門前,在門口中間放了一具燒紅了的金屬盆,是準備給四位大嬸,兩人在內,兩人在外,基本上是抱起新娘子,越過這個火盆。然後,新娘子才可以慢步走入自己的新娘房內。在新娘房內稍事休息一會兒,或者飲一杯茶解渴之後,便由一隊十歲左右的村中小朋友;排隊進入新娘房內,由這些小朋友做一些小遊戲,要新娘子跟荌窗A或問一些謎語,要新娘子解答,而房內已放滿了很多小禮物,由新娘子送給這些小朋友,這是一個給新娘子接觸這條村內小朋友的方法。假如新娘子聰明,可以記下一半以上小朋友的名字。之後是主家全家人的晚飯,新娘子當然已認識了老爺奶奶,然後由老爺奶奶介紹家中最親的叔伯嬸母姑仔叔仔等人。晚飯過後,新郎和新娘又要到村公所會見村中青年,由青年們查詢他們拍拖時的趣事等,甚或要新郎及新娘重複做一些青年們表演的動作,或歌或舞等等,目的是一夜之間讓新娘也認識村中大部分的青年。上述只是新娘子抵達第一天的情況,第二天的活動也不少,下期再續﹗珨跺弊模﹜珨跺鏍逜腔Ч呏ㄛ軞岆眕恅趙倓呏峈盓傅腔﹝作者:艾雷斯泰.法瑟吉爾、基思.肖利、佛瑞德.皮爾斯譯者:王潔出版:麥浩斯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繼《藍色星球》和《地球脈動》在全球引起轟動迴響之後,影集製作人艾雷斯泰•法瑟吉爾於2019年再次推出動人心弦的環境紀錄片最新巨作《我們的星球》。耗時4年,動員500名船員,在50多個國家拍攝,跨越海洋、沙漠、叢林、荒原到極圈,探索自然界令人屏息的壯麗美景以及不可思議的生態奇蹟。世界最知名的生態紀錄片團隊在鏡頭下捕捉的珍貴片段,由製作人親自編撰,本書將提交一份最新的地球環境生態報告,展現我們的地球和生物是如何美妙,以及超乎想像且來勢洶洶的生態危機。頗奻ㄛ汜怓遠噫窒﹜楷桯蜊賂巹釬賸颯惆ㄛ鍰絳苤郪傖埜楷賸晟﹝笢弊濂勦宎笝岆峎誘岍賜睿す恛隅腔澄隅薯講﹝攣藝嫁ㄛ躓ㄛ犖逜ㄛ1976爛11堎汜ㄛ笢僕絨埜ㄛ涳蔬吽々痺瓷滅笥旃噶垀奻啡蛂埏窒ㄗ鎊瑞瓷⑹ㄘ誘尪酗﹝燠模楷ㄛ1934爛汜ㄛ假閣吽鰍鍬瓮芊ㄕU界籲慎批「不反對通知書」莫讓先「和平」後衝擊屢得逞連串示威浪潮,暴力逐步升級,有傳反對派醞釀另一場血濺金鐘的大遊行,正計劃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試圖以此作為策劃暴力遊行的「護身符」。香港文匯報記者統計過去一個多月的遊行,發現即使團體有不按路線遊行的前科、刻意報少參與人數,甚至團體以匿名組織的名義申請,警方仍未有動用法例賦予的否決權,對「不反對通知書」申請幾近來者不拒。這些遊行往往在大會宣佈活動結束、一切與申請團體無關後,暴力衝擊便迅速開始,這種模式已成套路。前保安局局長、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認為,警方或者基於保障集會自由,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一向手鬆;也有議員認為,在目前情況下,遏止流血結局,先要由源頭嚴批「不反對通知書」做起。■香港文匯報記者文森根據現行的《公安條例》(第245章),任何公眾集會或遊行,只要參與人數超出法例規限,即超過50人的公眾集會、出席人數超過500人而在私人樓宇舉行的公眾集會,以及出席人數逾30人的公眾遊行,就必須按條例規定,在活動舉行前7天向警務處處長提交通知,並在處長沒有作出禁止或提出反對的情況下方可舉行。團體匿名申報竟獲批法例同時賦予警務處處長或獲授權人員可按情況考慮每宗個案,並可基於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理由,對集會遊行施加條件,更可反對集會遊行舉行,再盡快以書面發出反對遊行通知及向申請團體提供原因。惟香港文匯報的統計顯示,過去一個多月,不少成功申請到「不反對通知書」的團體竟以匿名形式申報;同時,每當大會宣佈活動結束後,主辦單位就「拍拍屁股」任由遊行者進行暴力衝擊,這種套路屢試不爽,惟警務處依舊對這些有暴力前科的團體來者不拒,下次團體再申請遊行集會,仍能輕易申領「不反對通知書」。葉太指警一向「手鬆」「不反對通知書」制度自1997年沿用至今,2000年反對派曾要求進一步放制度,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力保相關條文議案維持不變。葉劉淑儀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承認,警方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一向「手鬆」,並設有上訴機制,如果申請者不滿警方禁止公眾集會遊行或向公眾集會遊行施加條件的決定,更可向法定的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在沙田舉行的示威行動,當示威者開始偏離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路線,便已違法。警方是在別無選擇下,阻止示威者的違法行為。」被問及警方應否善用法例賦予的權力嚴格審批,對於一些對社會安寧有潛在威脅的遊行申請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葉太沒有正面回應,僅強調:「這方面應由警方考慮。」但她慨嘆以現時的政治生態,要收緊現行做法並不容易,「因為當年(2000年)要保留已經十分困難。」馬逢國倡警更認真研判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認為,警方在審批遊行集會的「不反對通知書」時,應更認真地研判,遊行示威後會否有可能演變成暴力衝突,如果警方發現不能控制場面,要更審慎地批出「不反對通知書」。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向警方查詢警務處過去有無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個案,惟發言人無正面回應,只強調警方一直尊重市民表達意見、言論及集會的自由,並根據香港法律,以公平、公正和不偏不倚的態度,處理所有公眾集會、遊行及示威活動。俴珛郔湮腔粗き厙醡牮襓鑨童皈誰迡屍勝旂糐Щ蔥麥蝴腔僕肮笙蜓ㄛ硉腕祥剿楷栨換創﹝﹛﹛麻堁ㄛ植20呡賮備艞皈70爛腔賂韜汜挭笢ㄛ祥咭場陑ㄛ檣暮妏韜ㄛ峈僕莉翋砱岈珛煖須賸珨汜﹝絨腔坋匐湮眕懂ㄛ婓姻瘣衭珋庰傘絳笢ㄛ扂蠅旮覦珅項膛炸傍痟窴痤贍僆閜帎漍槨盈笥恀枙眈壽薊ㄛ飲岆秪峈絨腔淉笥膘扢羶衄蚰踡﹜羶衄蚰妗﹝輷4爛ㄛ坻崨跦資族ㄛ蚺忐萸瘍ㄛ狦桵蹄扻ㄛ隄須旆漁ㄛ峎誘沺繚假奕怛見炳梤瑤毞扢掘植垀牮繚僇假屍佬苤猁躇з鏍潔蝠霜ㄛ藪蝴衭祓郇鳶眈換﹝猁竘絳侁夤諒斻樓Ч赻扂奪燴ㄛ蚰疑眕寞梒秶僅膘蕾迵硒俴峈笭萸腔赻旯膘扢ㄛ翩姻鵖鷞傱繉橠砠牲瘛馮乘羅傱瞨狠阪1棉げ域岈﹜蚚秶僅奪佽議﹌齉刵郅秶﹝※綻濂遜惕徹扂虜оㄛ垀眕扂虜о綴懂絞賸20爛綻濂嘟岈腔砱昢哫換埜﹝煖須珨樅赽ㄛ惆弊鞠坋婥﹝11弇巹埜睿1弇華源肮祩峓で繒蛗昍羅傱穔騰撢滅簂謘十樛し秶﹜笭萸遠誹脹膘晟訰淉﹝俴珛郔湮腔粗き厙姘侅馧巹頗萵巹埜酗卼陲隴統樓頗抶﹝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huanbui.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huanbui.com囀暌棚奜讕蝤畏觬陎硊裔蹅肢翕芛﹝www.huanbui.com@qq.com